漢語中與貓有關的俚語

目前世界上最早對貓類的記載及文獻是中國西周時代《詩經·大雅·韓奕》,內容寫到:「有熊有羆,有貓有虎。」但詩句中將貓與熊、棕熊等並列在一起,似乎不是指家貓。说猫名为“猫”是因为“鼠善害苗,而猫能捕之,去苗之害,顾字从苗”的说法是典型的望文生义,是缺乏依据的。因此从中华文字发展的历史看,苗,猫二字古体差异甚大,不存在取边旁部首重新造字的谬论。因为是野外的猫,不是通常说的家猫,但此时中国古人已经认识到猫避鼠的作用。

西周的《逸周书世俘解》中描述到:“……武王狩,禽虎二十有二、猫二、……鹿三千五百有八”。这里记载了周武王狩猎的丰硕战果,在捕获的十几种猎物中,猫是最少的,仅仅两只,比虎的二十二只少多了,因此,此“猫”当属野生的小型猫科动物而非家猫。

《莊子·秋水》提到「騏驥驊騮,一日而馳千里,捕鼠不如狸狌」。狸狌在古代中國多指野貓,若把貓和良馬對比,很有可能是指家貓。

西漢初,據《禮記·郊特牲》指出:「古之君子,使之必報之,迎貓,為其食田鼠也。」可见此处的猫是捕捉田鼠而非家鼠的野生猫科动物。同文亦提到「迎虎,為其食田豕也,迎而祭之也。」即虎能控制野猪种群数量,对农民有益。

现代考古挖掘出的两汉墓葬壁画中,家宅捕鼠的是犬。 《三国志·魏书》:“我之有斐,譬如人家有盗狗而善捕鼠,盗虽有小损,而完我囊貯。”曹操没有把丁斐比作猫,而是比作“善捕鼠”的“盗狗”,可见曹操所在的三国时期甚至陈寿所在的西晋时期,家狗捕鼠更常见。

大约成书于北魏末年即533年-554年贾思勰的《齐民要术·造神曲并酒》:“其屋,预前数日著猫,塞鼠窟,泥壁,令净扫地”,说明这个时候猫在中国北方已经广泛豢养。

唐朝,宫廷中出现“狸奴”,狸奴即为猫,专门担任各大殿的防鼠工作。李商隐诗:“鸳鸯瓦上狸奴睡”。猫出现在唐代《仕女图》中,成为贵妇的宠物。

在宋朝,“狸奴”一词仍然被使用。陆游《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》诗云:“溪柴火软蛮毡暖,我与狸奴不出门。”